《新天堂樂園》草地音樂會 2019樂舞青春:飛向世界的台灣囝子-《台灣四季X亞特蘭提斯傳說》 偶遇彼得洛希卡-西班牙Per Poc偶劇團與高雄市交響樂團 王與后的對話 ─ 葉聰與高雄市國樂團 頂尖交鋒─小號精靈 vs 鍵盤天才與高雄市交響樂團
演出及購票訊息
    時間 / 2019年3月16日(六) 19:00

    時間 / 2019年3月17日(日) 19:00
    地點 / 高雄市美術館 面湖草坡

Share Button


 

消逝的電影黃金年代 映照動人的忘年友誼

不朽經典全新製作 2019最動人草地音樂會

 

由義大利國寶級導演朱賽貝托納多雷(Giuseppe Tornatore)執導,獲奧斯卡終身成就獎的作曲家顏尼歐
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配樂的《新天堂樂園》,在電影史上的「神聖」地位不言而喻,多年來一直是影迷們心中的最愛,其不朽經典地位從未隨時光而退位:導演托納多雷藉由其擅長的浪漫風格,重現一個電視尚未發明,電影成為西西里島小鎮居民最大娛樂的年代,描繪一位熱愛電影的小男孩和老放映師的忘年友誼、記錄一段逝去的電影黃金時代,感人至深;與電影情節並駕齊驅的電影配樂,則有著在電影結束之後迴旋於腦中,陪伴觀眾回味電影情節與畫面的魔力,更是許多沒看過電影的年輕影迷,耳熟能詳的大師作品。

 

《新天堂樂園》於1988年上映,橫掃奧斯卡與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映後更讓全場觀眾激動地起立鼓掌無法停歇。導演朱賽貝托納多雷最廣為人知的作品,除了《新天堂樂園》,還有《海上鋼琴師》與《西西里島的美麗傳說》,合稱為托納多雷的「三部曲」。除了由國寶級大師擔任導演,《新天堂樂園》的經典地位,還來自世界上最具知名度的歐洲電影音樂家:顏尼歐莫利克奈所做的配樂。超過五十年的創作生涯中,作品量豐沛的他累積超過五百部配樂作品,拿過兩座葛萊美獎、兩次金球獎、五次英國影藝學院獎、威尼斯影展與奧斯卡金像獎的終身成就獎,更在2016年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獎。莫利克奈擁有眾多膾炙人口的電影配樂作品,包括:《教會》、《新天堂樂園》、《荒野大鏢客》、《四海兄弟》、《海上鋼琴師》、《真愛伴我行》、《八惡人》等;被評為「在同世代中最有影響力的導演」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Jerome Tarantino),曾不只一次盛讚顏尼歐莫利克奈是他心目中與莫札特、貝多芬齊名的偉大音樂家。

 

《新天堂樂園》故事發生在西西里島上的吉安加村,在電視尚未被發明,全村人民主要娛樂即是聚集到鎮上唯一的電影院看電影的年代,以熱愛電影的小男孩多多,與電影放映師艾費多真摯的忘年情誼,帶著觀眾一覽義大利小鎮日常風情、電影業的更迭怎麼主宰眾人生活,並乘載共有記憶、而滋養多多的小村又如何成為禁錮他的牢籠,艾費多是怎麼堅定地要多多遠走羅馬追求夢想,永遠不要回來、而當多多再次踏上吉安加村,卻已是艾費多撒手人寰、「新天堂戲院」吹奏熄燈號的時候了。

《新天堂樂園》全片帶著義大利文化充滿幽默感的情調,生動描繪「電影」不僅是生活中主要的社交與娛樂,更是凝聚社區「共感」的平台;當大夥一起對著螢幕大笑、流淚甚至罵粗話的同時,他們共同離開日常、進入浪漫,更一起忘卻了遠方戰事的隆隆砲聲,如同艾費多對多多說的:「看到觀眾大叫或大笑,彷彿是自己逗他們笑似的。」

 

「天堂戲院」的小小放映室裡,種下艾費多與多多亦師亦友的種子,在多多長大的過程,經歷情竇初開、各種挫折與迷惘,艾費多更用老電影的經典台詞指引多多,開出情同父子的花朵。深愛多多的艾費多,在鼓勵多多離開小鎮到羅馬去追求自己夢想的時候,所說的經典台詞,更是《新天堂樂園》值得列入「電影經典語錄」的一景。他說:「每天待在這裡,會把這裡當成全世界;會相信事情一成不變…你得離開一陣子去闖一闖,再回到這片故土。…這不是電影對白,這是我心裡的話;人生與電影不同,人生….辛苦多了。離開這裡去羅馬,你還年輕,世界是你的;我已經老了,我不想聽你講,我要聽別人來講你。」

如同見證電影黃金年代的消逝,《新天堂樂園》彷彿是一封給老戲院的情書,紀錄每一個歡笑與淚流的時刻,保存每個人曾經的美好記憶,並珍藏所有的感動與情誼。

 

2019《新天堂樂園》草地音樂會,由美籍指揮Thiago Tiberio再度領軍高雄市交響樂團,搭配高畫質的巨型螢幕,隨著劇情節奏迴轉與情感起伏,現場演奏配樂大師顏尼歐莫利克奈最知名動人的樂曲,重返西西里島陽光充滿的小鎮,進入老舊的戲院放映室,從放映監看小方窗的視角,品嚐悠揚配樂的美妙,感受義大利文化的熱情強烈與幽默,或許,藉此回味自己人生裡的第一場電影,與深藏於回憶中的感情。

 

演出時間:2019年3月16日(六) ─ 3月17日 (日) 19:00
演出地點:高雄市美術館 面湖草坡
演  出 者:指揮 Thiago Tiberio ╳ 高雄市交響樂團
主辦單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高雄市愛樂基金會
 
票      價:499元
立即購票:https://ppt.cc/fmpcix
 
 
 
 
用音樂來雕刻電影的容顏         
 
文 / 藍祖蔚


「我從寫劇本開始就拉著莫利克奈一起參加,我寫好一頁,他就讀一頁,他完全知道我要表達什麼,等我們要開始拍片的時候,他的音樂也好了,現場放起他的音樂時,不但演員入戲,工作人員也很來勁,因為大家聽到音樂,就更清楚戲該怎麼演,電影該怎麼拍了!」 ─ 《新天堂樂園》導演屠納多利(Giuseppe Tornatore)

「我很佩服他(屠納多利)對電影的熱情,這從他常把老電影掛在嘴上可以完全看出來…知道我也很佩服他儘管拍不同電影,卻始終能夠維持個人風格的能力。」 ─ 《新天堂樂園》作曲家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

用一句話來形容《新天堂樂園》的主軸,就是:愛電影。尤其是那些與電影相關,又發生在電影院內院外的愛戀。

然而,愛戀又有三個層次:01.電影情、02.父子情和03.兒女情,共同的交集就在那位小名叫Toto的男孩身上,也都圍繞著電影轉。

Toto的成長年代正值二戰後的電影黃金盛世,那是電視尚未誕生,錄影機都還不知在哪兒的時代,餘暇時間人們總是扶老攜幼,成群結伴到電影院中看電影,Toto就在老家的「新天堂樂園」電影院中享受過無數夢幻時光。然而,就在多數人只會對著銀幕癡笑時,只有他懂得轉身尋找光的源頭,因而遇上了放映師Alfredo,從放片到跑片,教了他電影相關的知識,也見證了在戲院裡吃食、癡迷狂笑和偷竊的大小事,逢吻必剪的神父電檢、趁著跑片空檔偷情……然而30年過去,戲院一家家拆了,電影膠卷一吋吋毀壞了,電影史冊一頁頁翻飛而去,最後則在Alfredo獻給Toto的短片中,引爆讓天下影癡都揪心落涙的驚呼。

莫利克奈針對這三層愛戀規畫了三種基調,01.戲院、02.Toto成長變奏曲和03.愛情,他知道導演偏愛單簧管,但他卻偏愛用鋼琴的獨奏來訴說這段曾經燦爛,終究斑駁的往日迷夢,以戲院風華為主的旋律往往都是先以清脆的鋼琴獨奏拉開序幕,隨即單簧管協同弦樂加了進來,彼此交頸纏綿,單簧管特具的滄桑氣息,既優雅又慵懶地以慢板輕揚的方式,訴說起時光變遷的哀怨本質。至於,後來的起火意外和拆遷變化,弦樂或鋼琴分別主導的淒厲或哀泣,亦都發揮了點題魅力。

《新天堂樂園》的故事從Toto六歲時光講起,一直到了他兩鬢已泛灰的中年時光,小提琴成為Toto成長變奏曲的主奏樂曲,尤其是他和Alfredo從陌生對望,進而師徒到父子的情誼昇華,到後來Alfredo告誡他男兒志在四方,強要他告別小鎮另謀發展,小提琴的宛轉吟唱,背後似乎都藏有著Alfredo的情深凝視,同樣地,導演偏愛的單簧管也會適時插了進來,負責煽情催淚。

電影中的老少組合情同父子,音樂中的Love theme同樣亦是父子協力的心血結晶,莫利克奈一開始還不敢告訴導演,那段愛情主題其實是他兒子Andrea所寫,他只略做調整,直到錄音結束才告知真相,坦白說只要音樂動聽,父親或兒子誰寫的多又有啥差別呢?

基本上,《新天堂樂園》的三套旋律都有著聲氣相通的相似感,因為主角對電影、愛情和人生,都有著濃烈的好奇與渴望,情到深處成天籟,人間絕唱就此定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藍祖蔚,著名影評人。台灣第一位跑遍全球四大影展的新聞記者,曾任中央電影公司製片部經理,現任《自由時報》副總編輯。
長年關注國內外電影大小事,堪稱臺灣影史活字典,著有《王童七日談》、《與電影握手:藍祖蔚的藍色電影夢》等。過去24年來陸續主持廣播節目「電影最前線」、「小說映像館」、「藍色電影院」和公視節目「電影音樂精靈」,亦是長期關注電影中的音樂、聲音運用的有心人,出版過《奧斯卡獎作曲家的故事》、《聲與影:20位作曲家談華語電影音樂創作》。前後擔任過台北電影節、高雄電影節、金鐘獎評審、金馬獎國際影評人評審。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天堂電影院         
 
文/柯智豪

高雄市交響樂團今年再度演出由義大利導演朱賽貝托納多雷(Giuseppe Tornatore)與配樂大師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 )在80年代末所合作的《新天堂樂園》(Nuovo Cinema Paradiso)配樂,電影講述一個著名導演沙瓦托回想他兒童時期,在鎮上的天堂電影院,與一名電影播放員亦師亦友亦父子的故事。放映員在戲院火災失明後,因為還是小孩子的沙瓦托是鎮上唯一懂放映的人,便擔任起電影放映師的工作,之後人生中的各樣課題,直到他離鄉30年後返鄉耐人尋味的旅程。配樂大師莫利克奈替這部片寫下雋永的旋律,即便你沒看過這部片,也一定對這知名的樂句有印象,他如一個90年代重要的標籤,這樂句與故事不但勾起了人們舊時的回憶,也展現了人對於故事的嚮往。

每個人都有一座自己的天堂電影院,伴隨著走過各個時期。

我生長在一個老區的廟口,家裡附近有著許多軒社館閣,西樂團,歌仔戲布袋戲團,他們通常都有自己小小的,直接開門面對街道的大廳,沒戲沒工的時候就坐在裡頭泡茶聊天,排練走戲。除了廟口滿滿豐盛的小吃攤與三不五時的廟會儀式之外,軒社館閣的排練與外台開演開唱,是我兒時日常裡不可或缺的熱鬧活動。

外公時常帶著我在下午時間散步去買些茶點,沿路有時碰上外台戲就會停下來看,那時代還沒有用什麼擴音系統,遠遠的就只能聽見後場鑼鼓的喧鬧聲,有時我們需要從後台繞到前台去看戲,還能清楚地看見休息的演員們在補妝,抱小孩,許仙喝茶,白素貞抽著煙,孫儐請龐統幫忙買檳榔,表演者活生生的在後台活著,前台演著,成為記憶中難以忘懷的畫面。

幾年後我的兒童時代,露天投影電影開始變成新寵兒,每年夏天的廟會時期,就在我家店的正對面市場的牆面上掛起紅邊大白布,我甚至不用搬著小板凳出門,只要坐在我家的櫃台上就能一個晚上完整看完兩部電影,一個暑假下來可以有近百的數量,這應該是我的電影啟蒙。當年的選片機制真的是毫無分級,也不管小市場下坐著老老少少,許多東南亞的降頭電影,邪典,港日台的真槍情色,暴力片等等,就在市場牆壁上大辣辣的投放出來,而台下觀眾就坐在板凳或是路過的機車,或是地上,跟著大笑或大叫,或指著電影大罵惡徒的不是。

在同一時間左右,電視節目也開始發展所謂的第四台或小耳朵了,漸漸的戶外的故事演出開始式微,新的型式普及舊的也式微,歌仔戲搬到電視上,變成家裡晚餐時間必備的配菜,各種國外影集也越來越多,漸漸的沒什麼機會和鄰居們一起看戲或看露天電影這樣的接觸,一家人邊吃火鍋邊看新聞,寫作業看瓊瑤連續劇,生活在不知不覺過度成更小的圈圈。

又過了幾年,我們一同來到了所有閱聽都可以獨自一個人在小小的手機上完成的年代,即便我們坐在同一桌上吃飯,也可以各自看著各自想看的節目。

播放載體的改變,讓人類漸漸失去「天堂電影院」這樣的場所,丟失更多跟人相處的機會,這是我們共同面對的時代樣貌;也許在很近的未來幾年,除了宣傳廣告外,我們會變成一種無法有共同記憶的社會群體,沒有一起散步吃飯看戲的經驗,沒有一起笑過的影集,沒有大多數人一起追的明星,分眾越來越小,連取暖都被宣傳廣告框架。

面對這樣的年代,我想做一個提問,我們喜歡的是什麼?嚮往的是什麼?舊時代給我們的經驗有哪些是美好的?我相信還是能重現一些我們的懷想,製造共同美好的記憶。

出來走走,一起來聽草地音樂會,讓春天把我們聚在一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柯智豪,音樂家。2018年作品選粹:臺灣國際藝術節《神農氏》、南故宮開幕音樂總監、電影紅盒子、台中花博音樂設計、王宏恩演唱會藝術總監與其他各式各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