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妥之地-高雄市國樂團音樂會 再現龐德:約翰貝瑞的傳奇樂章 樂逑漫步-世界音樂尋旅 一沙一世界-女巫的展覽會之畫 高雄市交響樂團音樂會 框界之外-新世紀帕格尼尼代言人
演出及購票訊息
主題 ∕ 2018KSAF-侏儸紀公園草地音樂會
    時間 / 107年3月10日(六) 晚上7:00

    時間 / 107年3月11日(日) 晚上7:00
    地點 / 高雄市立美術館 面湖草坡

    票價 / 499

Share Button
  • 在草地體驗驚心動魄的恐龍爪痕與吼嘯!

    全新製作重磅推出 科幻影史經典與不朽配樂鉅作

     

    由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約翰威廉斯配樂,改編自暢銷作家麥可克萊頓原作的《侏儸紀公園》獲奧斯卡3大獎項,包括、「最佳音效剪輯」、「最佳視覺效果」與「最佳混音」,更在上映當年,創下影史票房最高紀錄,後更發展出系列電影:《失落的世界》(1997)、《侏儸紀公園3》(2001)與《侏儸紀世界》(2015),風靡了大大小小的恐龍迷,並開啟了恐龍在流行文化中的地位;明 (2018) 年6月更將推出最新的《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侏儸紀系列電影」歷久不衰,超越科學想像的劇情、驚險刺激的情節,與緊湊磅礡的配樂,讓1993年上映的始祖《侏儸紀公園》成為科幻冒險經典之作,更在影迷心中擁有不可取代之地位。

    《侏儸紀公園》的經典地位,除了受到導演史蒂芬史匹柏的名氣加持、故事裡遭恐龍追逐所帶來一決生死的冒險氣氛、與奧斯卡獎項的肯定外,由好萊塢配樂大師約翰威廉斯創作的電影配樂功勞,更是不可小覷。在威廉斯超過一甲子的職業生涯中,擁有眾多膾炙人口的電影配樂作品:《大白鯊》、《星際大戰》系列電影、《法櫃奇兵》、《E.T.外星人》、《辛德勒的名單》、《搶救雷恩大兵》、《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戰馬》等;威廉斯更擁有驚人的得獎紀錄:5座奧斯卡金像獎(49次提名),4座金球獎(22次提名),7座英國電影學院獎(13次提名),21座葛萊美獎,以及3座艾美獎。

    鮮明的主題與容易傳頌的旋律,是約翰威廉斯的正字標記,受古典音樂訓練出身的他,善用管弦樂與音符緊貼著電影情節與主角,創造出讓觀眾「過耳不忘」的旋律,連結性之強,即使觀眾離開了影院,當音樂一響起,觀影當下所有的畫面、氣氛與感受,都將通通立即回到腦海。

    這樣烘托電影、並為作品加值,更具有音樂自身獨立聆賞價直的配樂,將在2018高雄春天藝術節草地音樂會,由楊智欽指揮帶領高雄市交響樂團,現場演奏,搭配高畫質的巨型螢幕,重新開啟侏儸紀公園的大門,回味當年首度見證恐龍復育成功的驚奇、想像恐龍主題樂園成真的興奮、感受人類試圖扮演上帝過程中,計畫失敗恐龍逃脫,展開一連串追逐與搏鬥的冒險之旅!

    不管是六七年級生,在熟悉又震撼的主題曲中,重返荒野叢林,回憶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恐龍(?),或在尖叫聲中穿越時空,握著孩子的手,共同目睹掙脫枷鎖的生命,如何找到出路,或讓2018草地音樂會,成為你與恐龍首度相遇的場域!

     

    報告薑叔,我為了有恐龍的草地音樂會要移民!

    文 / 柯智豪

    2018高雄春天藝術節的草地音樂會要以電影《侏儸紀公園》為主題?!知道這個消息實在讓身為恐龍迷的我無比興奮。能在舒爽的晚上七點,看著巨型螢幕,在美術館面湖草坡上享受高雄市交響樂團的現場配樂!!我實在羨慕死高雄人了!!移民!超想移民的!!

    我很愛恐龍,恐龍對於兒童時代的我而言,不只是玩伴,而是種信仰的中心。

    1976年,日本NET電視台播出的特攝與卡通混合的恐竜探険隊ボーンフリー,在其兩年後的台灣華視上演,記憶中在晚餐前後唱著『我們是恐龍ㄧㄢ救生隊,乘著萬能號飛呀飛...』,應該是我人生中最早學會的歌之一。

    故事中1996年亞比彗星對地球的衝擊,使得地層中的恐龍們再次復活在地表上,但因為現代地表環境不同,造成恐龍們適應不良而死去。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為了保護恐龍而成立,委託日本成立恐龍救生隊,總部設定在富士山。片中有著各式各樣的救難車,飛行器與潛水艇,上天下海地救援不同生活環境的恐龍,而且很仔細介紹各種恐龍的樣貌、年代、植物環境。

    當年因為這個卡通,對恐龍以及科學機械充滿了憧憬,淵博的內容也豐富了童年的想像力,很多小朋友對各種恐龍的名稱型態或生活方式都如數家珍,無論是畫圖遊戲,或是在缸裡洗澡,都能自編自導自演好幾齣恐龍戲碼,樂此不疲。

    1993年,史蒂芬史匹柏拍了《侏羅紀公園》。當年在大螢幕上,看見巨大的雷龍第一次出現安靜地吃著樹葉時,我深深感覺和電影裡的科學家,有一樣的心情;除了激動地掉下眼淚,心中驚嘆此起彼落,那樣的情感在觀影經驗中,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一個從幼兒時期累積起來的想像,十多年後在眼前成真了。這部電影除了將恐龍來到現代生活中的想像架構成真外,也在當年引起了普科基因的風潮,對於當時還以為會一直走在科學路上的我來說,恐龍的奇想,又推了我一把。

    這段恐龍的緣分隨著我長大變老,我卻漸漸從科學科技的求學工作路上走偏,念了作曲,變成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音樂家;話說回來,關於侏羅紀公園的配樂音樂家John Williams「薑叔」,就像我對恐龍的嚮往一樣,他也是讓人充滿憧憬的動力來源。

    配樂家是架構作品世界觀的另一道對白,薑叔是大器的那種。

    光從作品的質量來看,從《星際大戰》、《法櫃奇兵》、《大白鯊》、《超人》、《辛德勒名單》等等知名大片,他在音樂創作上都是質量兼備,題材的多元也讓他的撰寫空間更加寬廣。曾經在作曲論壇上看過網友對薑叔的曲析,有些人認為他的作曲直白工整,和聲與配器的層次變化較少等等,我認為在這樣的創作量之下,相信薑叔是有足夠的經驗,拿捏旋律和聲與編制製作間的平衡,作品色澤上,無論是他的風格或是設計,我們都可以看到一個絕對的事實,即是他對於「主題」的使用,非常有效率。

    有效率的主題,除了旋律本身易懂好記如K歌一般之外,有時候旋律本身的特殊性(比方非一般自然大小調),重現或是在副旋律的變形,都讓電影中短短的篇幅時間裡,能將配樂深深地刻進觀眾的印象裡。在侏羅紀公園的主題中,主旋律本身以及陸續重複堆疊出氣勢磅礡的管樂樂句,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配樂工作像是一種命題作文,限制眾多;換言之,並不是自由的一種創作形式,要完全符合世界觀,產生效果,限制長短等等條件交集下的作品是有一定難度的,所以我想當薑叔在他的推特上面寫下”I think of myself as a film composer.”時,其實是很自豪的吧。

    說了這麼多亂七八糟的,實在是期待萬分這個演出的到來。朋友跟我說,節目開演前觀眾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可以在草地上享用自己帶來的食物,現場備有紅酒、輕食攤位,就是一個巨型的野餐+看電影+聽交響樂的活動,這麼早可以訂高鐵票嗎?我一定到!

     


    柯智豪,音樂家,恐龍迷。2017年作品選粹:田馥甄小夜曲音樂劇、世大運開幕、總統府國慶光雕音樂總監、電影血觀音,101跨年煙火秀、拍謝少年『兄弟沒夢不應該』製作人。

    ◆本演出全長約為150分鐘(含中場休息)

    TM & © Universal Studios